吳垠康
  一個急剎車,司機下車朝車底下查看後,連聲說“麻煩了!麻煩了!”
  “車子壞了嗎?”我也朝車底望去,只見一隻鴨子已經鮮血淋漓地躺在車轍里。
  “你們把車開得那麼快,要是軋死了看你們怎麼賠?”一個瘌痢頭中年男人快步走來,大聲吼道。
  司機連忙遞上一支香煙:“大叔,您看我也不是故意的,市場上16元錢一斤,我賠您20元一斤,行不?”
  瘌痢頭沒答應,說他家鴨子是留著下蛋的,一天能掙一塊錢,要我們賠他一年的鴨蛋錢。
  “要賠您300多元?您這不是訛人嗎?”我實在是忍不住了。
  “訛人了嗎?這鴨子能養個三年五載,能下很多蛋,能賣很多錢!”瘌痢頭絲毫沒有讓步的意思。
  其實,這次來大嶺村是準備簽署項目合同的,我們作協與縣裡的扶貧辦合作在大嶺村實施扶貧項目。所有事情原本都安排好了,誰知半路上出了這檔子事,沒辦法的我們只能向大嶺村周主任求助,但是周主任的電話總是無法接通。
  慢慢地,車子旁邊圍了一圈看熱鬧的人。正當我們焦急難耐的時候,一輛迎面駛來的摩托車停在了我們身邊,戴著頭盔的駕駛員一隻腳撐在地上問道:“出了什麼事?”
  “主任,出車禍了,您得幫我主持公道呀!”瘌痢頭上前一步說。
  “有沒有人受傷?”駕駛員冷靜地問道。
  “主任,是我家的鴨子被這外來人軋死了!”瘌痢頭氣呼呼地說。
  我聽說是主任,趕緊跟上去問道:“您是周主任嗎?”
  主任回過頭,疑惑地問道:“你是哪位?”
  我把這次來到大嶺村的目的告訴了周主任,聽完他立馬熱情地握住我的手:“原來是作協的同志啊,怎麼不提前通知一聲,好讓我們安排下啊!對了,這鴨子怎麼回事?”
  我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周主任,他聽完後笑了笑,說道:“這算什麼事?我來處理!”
  周主任跳到最近的一塊石頭上,對著聚集的鄉親們喊道:“鄉親們,我給大家介紹一下,這位是縣裡派到我們村做開發扶貧項目的同志,鄉親們都希望自己的家鄉早點富裕起來吧?都想過上好生活吧?那我們就要提供一個良好的開發環境,人家才願意和我們簽合同啊!我們要用最淳樸的民風迎接這項目入駐我們的村莊,是不是?如果我們都是敲詐勒索之徒誰還願意來我們這兒做項目搞開發啊?這不是坑害我們的子孫萬代嗎?還有啊,這位同志是作家協會的,如果為我們寫些稿件宣傳下我們的特產,那我們家家戶戶不都能得到實惠嗎?對不對?所以我們可不能為了一隻鴨子砸了我們自己家鄉的牌子啊!”圍觀的村民聽了這席話開始點頭附和著。
  這時瘌痢頭走過來,一臉憋屈地問道:“主任,我這鴨子真的是一天一個蛋,不賠怎麼行呢……”
  “賠,當然賠,多少錢我都賠。對了,你兒子也開始打工了,你家的低保名額明年就拿出來吧。”周主任拍拍瘌痢頭的肩膀接著說:“鴨子錢回頭給你,不會讓你吃虧。”
  瘌痢頭彎腰拾起鴨子,悻悻而去。
  周主任帶著我們在村裡轉了轉,剛到村部準備簽合同時,炊事員就笑眯眯地彙報說:“主任,那個癩哥向來吝嗇,剛纔居然抓來兩隻鴨子,說是要好好款待一下客人咧。”
  周主任朝我得意地笑笑:“走,簽完合同再來吃鴨子怎樣?”  (原標題:村官)
創作者介紹

高先生

harqw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