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月7日至8日,APEC第26屆部長級會議在北京成功召開,會議重要成果之一是通過《北京反腐敗宣言》。據悉,該宣言草案由中方起草,經多輪征求各經濟體意見,充分吸收各方關切後形成。接下來各國將在亞太加大追逃追贓等合作,攜手打擊跨境腐敗行為。
  宣言確定了跨國合作反腐的具體路徑,提出通過引渡、司法協助、追回腐敗所得等手段,消除腐敗避風港,並考慮在本經濟體法律允許範圍內,通過更加靈活的手段追回腐敗所得。除了這種原則性表述,頗為難得的是,宣言還提出建立亞太經合組織反腐敗執法合作網絡,設立秘書處以負責網絡的日常運行。最新的進展是,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稱,APEC反腐敗執法合作網絡日前正式運行,中國監察部將主持2014-2015年反腐執法合作網絡秘書處工作。
  跨國反腐作為國際上的重要事項,各國過去一直存在力度不一的合作,近來國內媒體熱議由有關部門組織開展的國際追逃行動,這一現象因此變得備受關註。跨國反腐的必要性在過去的一些反腐個案中已經顯現,國際追逃在他國得不到呼應,往往使得腐敗分子遠走高飛就可高枕無憂。具體來說,目前跨國反腐的主要障礙在於,各國在相應法律層面未達成共識,國際追逃是否可行,前提要看各國間相互制定的引渡協議,一些國家因擔心被引渡者歸國後權利得不到保障,因此在制定相關的法律條文時,對於引渡行動未給予足夠的支持。這些機制上的不配合,使得其成為腐敗分子的藏身之所,如美國、澳大利亞、加拿大、西歐等,目前尚未與我國簽訂引渡條約,向來就是國內腐敗分子外逃的主要目的地,如何解決機制方面的分歧,是國際追逃面臨的首要問題。
  宣言倡導通過對話與合作來加強跨境反腐工作,頗引人矚目的是,此次美國、澳大利亞、加拿大等國參與宣言的簽署,對於越來越開放、聯繫越來越緊密的亞太地區而言,各經濟體接下來在反腐方面無疑有著巨大的合作空間。就中國的反腐工作而言,此次宣言的簽署有著更為特殊的意義,今年7月起,公安部發起“獵狐行動”,國際追逃行動陸續展開,反腐陣地向海外推進。此次宣言簽署後,隨著各國加強國際追逃方面的信息共享和技術合作,中國的反腐工作將進一步完善。不過,國際追逃涉及具體的反腐策略,畢竟是事發後的懲戒行動,相對而言,如何就貪腐人員外逃這一特殊現象作出預警,這方面的工作涉及更複雜的制度建設,其影響則更為深遠,同樣值得探討。
  貪腐官員外逃往往經歷了資產轉移的過程,一種典型的狀況是,其家人率先移民,並協助完成財富轉移的工作,因此貪腐官員外逃前就已經是徹頭徹尾的“裸官”。貪腐官員與“裸官”雖不可完全等同,但其重合度之高已得到實踐檢驗。近年來,從中央到地方都提出整治“裸官”,廣東出台規定,要求在委任官員過程中,禁止“裸官”擔任敏感職位。針對“裸官”群體的制度建設已引起足夠的註意,顯然,提防“裸官”於反腐工作而言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,就具體的策略而言,涉及財產公開的相關制度建設有待完善,除了官員本人,其家人的財產狀況亦應受到嚴苛的監督。在腐敗苗頭出現後即展開調查,將有利於遏制官員外逃現象。
  國際追逃需要依賴國際間合作,各國簽署宣言後,反腐合作機制一旦生效,於外逃貪腐官員而言,其震懾效果顯而易見。任何工作都要考慮成本,就中國而言,在推動國際追逃的同時加強國內預警,這無疑是今後反腐工作的現實選擇。  (原標題:[社論]加強打擊跨國腐敗,完善中國反腐工作)
創作者介紹

高先生

harqw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